卖花的人

 
     我的办公室坐落在可以算上海最奢华的一条路淮海中路最热闹的那段,周围的写字楼里都是N家世界500强的公司的办公场所,尤其是外企居多。那些OLOG(office lady and office gentelman)都可谓是上海的精英人士,个个知书达礼、衣着鲜贵且收入不菲。虽然偶尔有风尘仆仆的快递或者送餐的人出入于大楼之中,也只不过是为这些“白骨精”(注:白领,骨干,精英)们服务的人,一般也登不得大雅之堂,总要被保安赶去乘坐货梯,如同中国古代下人只能走后门出入一般。
 
      只是今天,下楼的时候,在大堂通往隔壁商场的通道处,碰到了一个卖花的人。
 
      这是一个老人,大概总有60多岁了,佝偻着腰,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花篮,里面摆着一对对并蒂扎好的小小的白兰花。我想,上海的女孩子都知道这是怎么一种花吧。2朵还是花蕾的白兰,用细棉绳绑一下,然后在并蒂的地方,穿一根U型的细铅丝,就可以挂在纽扣上,散发一整天的清香。我小的时候,妈妈就常买来这种小花,可以祛除夏天的汗水味道,让自己随时享受在淡淡的幽香中。哪怕一天过后,花儿已经枯萎了,从象牙色变成了咖啡色,但香气却仿佛更加浓郁,仍旧可以把它放在手绢里、夹在书里、放在枕头边……至少三五天让香气围绕着你。我是很喜欢这种花的,那种味道留在了我整个童年和青少年的时候。只是后来,卖花的人越来越少了,为了这几毛钱一朵的花,站在街边叫卖似乎很是不值得。于是也渐渐淡忘了那“栀子花 白兰花”的叫卖声音。
 
      今天突然见到这么个卖花的人,还是一个老婆婆,有一种惊喜但是又很心痛的感觉。勾起的回忆让自己感到一阵温暖;而心痛则是因为这么个老人,本该安享晚年的她,却在这里向可以做她儿孙辈的人在兜售着如此微薄赢利的小花。更因为,走过的人,似乎都没有空多看她一眼、或者至少给予一个微笑的拒绝。她叫卖的话很特别,不是说“鲜花要伐”,或者以前常听到的“栀子花白兰花,五分洋佃买一朵”,而是:“香香要伐?”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轻声的叫卖却深深地打动了我。
 
      淮海路的人流是非常密集的,就在我从电梯口走到她身边的短短20来米的距离,大概总有10多个俊男靓女走过她身边,然而似乎却没有一个人对花或者卖花的人有兴趣。隔壁商场的一楼是化妆品柜台,都是国际名牌,一瓶香水动辄几百上千,收银台前排了好几个摩登女郎在等待结帐。然而在仅有几步之隔的这里,一位老人在卖一元一朵的鲜花,最纯正的芬芳,却无人问津。老人的眼里似乎有很多的期待和更多的失望,向每一位走过她身边的人问着:“香香要伐?”也看着一个个人匆忙地从她身边走过而无可奈何。
 
      我因为是忘了东西在车上才下楼的,所以除了车钥匙什么都没带,所以想要买一朵芬芳的回忆也没办法。 于是便匆匆回到楼上,取了10元钱下来。我想用10元向这位老人买一朵不仅仅是花的花。我想她或许不会接受馈赠,因为她在卖花就是希望能通过劳动来获得应有的回报。但是她或许会接受我出于善意的买一朵高价的花。我希望这微薄的10元钱,可以让她早点回家,不必在夜色中弯着腰颤微微地回家。可是当我再次来到楼下,却不见了她的身影。忙问了旁边保安,回答是:“那个老太婆啊,叫她走了,在这里卖花,象什么样子!被我们领导看见,我又要吃牌头了!怎么,你在这里上班还会买这种花啊?”(注:吃牌头,上海话里数落、怪罪的意思)
 
      于是,只有我站在淮海路的街边,看着熙往的人群,却找不到她的身影,伥然许久。
 
 
 
Advertisements

7 responses to “卖花的人

  1. 顶一下还有良心的朋友,呵呵。

  2. 其实我每次路过人民广场, 也会和你一样痛心那些晒着太阳的老婆婆……

  3. 喜欢那些自然的淡淡的花香胜过香水,每次看到都会买来戴着.其实那些卖花的老人看上去还是很清爽的.最让人不忍心的是那些在大街小巷游走,流连于街头垃圾桶的老人.真不知道他们的小辈如果在街头看到这种情景是否会感到内疚和自责.

  4. welcome to my home 分享身边快乐:)

  5. 我这个小小的空间,竟然还有人来贴广告?—-受宠若惊。
     
    To秋秋;同感。想不出这样的老人,过的是怎样一种我们难以想象的生活。
    To浅浅:握手。老有所养,希望她们有天不用再那么辛苦,能享享清福。
    To David:工作怎样了?常来玩哦!

  6.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人越来越冷漠,大概是生活中的欺骗太多了,就像现在看到乞丐,有几个真会要饭?都是来要钱的;抑或是压力太多了,自己都顾不过来了,对自己都很残忍,哪还有善心去同情别人。
    不知道这是不是社会财富积累的初级阶段,每个国家都要经历的过程?如果真那样,我还安心一些,至少以后我们的后代不会象我们这代人这样对待那些老人和乞丐(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不是那些懒汉)。
    我觉得自己也很冷漠了,好像只有看到盲人过马路,我会帮一下,虽然也经常看到卖花的老太太,但从来买过。

  7. 这样清清爽爽的卖花老太太,我也时常看到,但亲爱的,我每每看到这些老人家,想得不是“本该安享晚年的她,却在这里向可以做她儿孙辈的人在兜售着如此微薄赢利的小花”,而是“也许她正过这幸福的生活,为了让自己的晚年生活更多点乐趣,她才用这种古老方式来追寻”^_^为什么不想想美好的一面呢?
     
    我来踩踩你的space,HOHO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