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 Lie


     昨天做了个梦,梦里不记得为了什么原因,要把一个小猴子骗到一个陷阱里去。然后有人就去假装和小猴子猜拳,谁赢一把就可以向陷阱走一步,装出迫不及待的样子。于是,没有用任何武力,小猴子“自愿地”跳入陷阱,在它自以为得到胜利的那一瞬间被OOXX了。
 
     它不知道等待它的是什么,这是一种不幸还是一种幸运?我宁可相信这是一种幸运,否则在迷茫地、对未知将来的等待煎熬中接受突如其来的死亡,也未免太残酷了些。不是每个人都有象“I would let you know how Itanlian face to the death.”的勇气。就算有那么一群舍生取义的人,当知道前面是死亡还能迫不及待地冲过去,恐怕也没几个吧。所以,能在不知不觉中,以最快的方式解脱应该是一种幸运。然而,如果只是掉入了陷阱却仍旧活着,发现自己从信任(哪怕是游戏中也该fair play吧?)转变为被欺骗的对象,然后发现将要死去的现实,是不是会更恐惧更痛苦呢?或许小猴子不会这么想,它只有求生的本能。但是对于一个会模仿、有好胜心的灵性的动物来讲,这些情绪都是有的吧。在善意的谎言的引导下在不觉中死去,或许是对于它宿命的最后一点仁慈。也或许对于一个梦来讲,我想的实在是太多了,自寻烦恼而已。
 
     回头想想,其实有些善意的谎言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或许对爸妈说已经吃过了,不想他们在忙活做饭;或许对老公说没事我病好了,免得他担心;或许对朋友说晚上都OK,放下一堆工作去安慰她失恋后受伤的心情……最近多的是对宝宝说的吧,比如打针不疼,一下就好了哦之类。但是这样的处理方式对于宝宝来讲,是好是坏呢?虽然她才一岁,但是我发现她能够理解几乎所有我和她说的话,她只是经过自己的思考,觉得听从还是拒绝。如果她认可,她回点点头然后遵行,如果拒绝,她会用她仅仅会的几个词直截了当地说“不”、“不要”、“不去”之类。基本上,我都会尊重她的选择,毕竟我也不喜欢别人勉强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不过对于小孩子来讲,强迫在很多原则性问题上还是必须而必要的。还拿打针做比方,我们只是为了减轻她对医院的恐惧,而告诉她打针不疼。或许的确在针没戳进去之前起到了安抚的作用,她同意接受打针,而减少了我们的麻烦,但是体验过之后,她一定会知道是我们在骗她。诸如此类的事情还在生活中不断发生。慢慢地,父母的话对她来讲,被定义为并不一定都是对的真实的。或许在我们告诉她某些事情、并经过验证是不正确后,她会对我们的言行做出“狼来了”似的判断,并且以后不再相信。虽然可以说锻炼了她独立思考分析的能力,但是这真的是一种成功的教育方式吗?
 
    想起前几天一本书里写到的:“世界上只有一种罪,就是偷窃。其他的罪都是偷窃的变种:偷东西自然不必说了,而撒谎是偷取了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污蔑是偷窃了别人名誉的清白,杀人就是偷取了别人的生命……”善意的谎言之所以能被原谅,是因为它的出发点。但是,同时它也是剥夺了别人所应该知道的某些真相的权利。如果我们换一种方式去告诉孩子:打针是会疼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打,做宝宝必定要经历很多我们必须要经历的痛楚,妈妈陪着你勇敢地面对这些小伤痛,做个了不起的宝宝。这样是不是对于建立她的人格和自信会更有帮助呢?
 
    “White Lie” or “No Lie”,都是一种选择。你会选择哪种呢?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White Lie

  1. 如果你用复杂的眼睛看世界,世界会比你看的还复杂;
    如果你用简单的眼睛看世界,世界会比你看的还简单;
    你会选择什么眼睛来看世界呢?

  2. 上帝赐给我2只眼睛,1只看简单的1只看复杂的。 HOHO

  3. 上帝赐给我2只眼睛,1只看简单的1只看复杂的。 HOHO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