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羁的达赖情圣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首诗看似诚心向佛却又六根不净的凡人所写,但偏偏是从一位达赖高僧所出。
      因前面朋友的短信,去网上找了仓央嘉措的资料,发现实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一位深受藏族人民喜爱的才华横溢的诗人。他虽然位居藏传佛教政教最高领袖之尊,却写下了大量清新优美而又直言不讳的情歌。在西藏政教合一居于领导地位的黄教,历来是以戒律严格而著称,可是仓央嘉措的情歌几百年来却在藏区广泛流传。而在藏族这么个百分之百信仰佛教的民族,无论男女老少却都会唱而且爱唱仓央嘉措的情歌。在这种不可思议的矛盾当中,大概深藏着一种历史的均势于人生的真实。近似于苦行的宗教是信仰,是来世的寄托;而情感,则是漫漫长途中与人相伴的一份温馨与慰籍。

      “默念上师的尊面,怎么也不显现;默想那情人的脸蛋儿,却占满了我的心间。” 也许就是求之不得与不求自得,生活在凡世的普通人希望超凡脱俗,得道成仙,可是身为神王的仓央嘉措却是那么向往平平常常的生活,在他心中,念经打坐和荣华富贵永远无法和山野间清贫、安乐、自由和放浪行骸相比。在这个全世界最崇信宗教的民族中,作为万众仰望的神王,仓央嘉措白天是达赖喇嘛,晚上则化名达桑旺波,游戏于拉萨街头的酒家、民居。再后来,以至于竟在布达拉宫里“身穿绸缎便装,手戴戒指,头蓄长发,醉心于歌舞游宴,夜宿于宫外女子之家。”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因权力斗争,他被废黜。在他走出宫门时,忽然回头对随从说,“不要散失我的诗稿,来日还要交还给我的”,这句话,后来被人们认为是他的转世吉言。在他被带走之前,他还写了一首诗赠给他在拉萨的一位情人,留下了他最后的浪漫:“天空洁白仙鹤,请把双翅借我,不到远处去飞,只到理塘就回!”这首情诗已经被谱写成歌曲,并被藏族歌手容中尔甲演绎得如泣如诉,哀怨凄凉。
 
      仓央嘉措是那么的热爱生活,那么追求和向往美好的人生与爱情,可他的命运,却如画中的一弯冷月,从来也没有圆过。在他短暂而又不幸的一生中,历尽了痛苦与辉煌,他虽然是政治和宗教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但作为一个人,他并没有失去自我。荣华富贵对于渴求自由的他来说,只是绣花的囚衣与镏金的锁链。他沉醉于情感而视尊位如粪土。这也正是为什么历代达赖随风而逝,只有他的诗歌300多年来一直为民间传颂,包括让大家不时缅怀25岁早逝的他。

『此文部分内容摘自湖南第五批援藏干部文良安关于对仓央嘉措评述的文章』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