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爱情

 
      身边有几个朋友,都是极端的大男子主义者。虽然在很多的场合表现的很绅士,但是骨子里都是觉得在家该让女人服侍的人。
 
      有一天某男对我说:“那天我回家,看到她在厅里等我睡着了。天很冷,卧室空调没开,如果叫她挪到卧室一定会冻醒。所以我就到卧室打开空调,用吹风机把被子吹暖了,再把她从沙发抱到被子里,这样她就不会冷了。我都没想过我会这样去对待一个女人。”自嘲中摇头归摇头,但言语中,眼里漾着的是无言的温柔。
 
      另一个驰骋商场笑傲江湖的、在家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男人,睡到半夜忽然起身去到厨房,问之答曰:“她每天早上起来一定要喝凉白开的,晚上她好像忘记烧了,我去帮她烧好冷着,这样明天她就不会没水喝了。”很坦然而没有丝毫的造作。
 
      更有一位不拘小节者,喜欢汽车、枪支、越野、电子、运动…… 反正只要是MAN的东西都喜欢,是小女子的东西都BS的人,某天竟然在翻阅Duty Free的化妆品杂志,还怯怯地向我打听:“哪种香水你们女人喜欢用啊?这口红不都差不多么,有啥讲究?……”在我诧异的眼神中坦白是希望能亲手挑选送一样她喜欢的东西。
 
      原来,男人是不是大男人,和个性脾气无关。再MAN的人都有细腻温柔的一面,为了爱什么都会去想、什么都可能去做。无怪乎有某王裂帛而博美人一笑之说了。是谓爱情。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所谓爱情

  1.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冷静与热情

  2. 虽然说一寸相思一寸灰,但君须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